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6合宝典资料 >

我是一个男编辑我喜欢做女性化的书

发布日期:2020-11-19 02:13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发了这条朋友圈,收到一个朋友的消息:“不了解的会以为你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在缅怀青春。”幸好朋友圈里都是认识的人,希望他们只是抿嘴一笑,当作幽默吧。

  不过,我本来就是个审美偏向女性化的男人(我妈说,因为我有两个哥哥,所以小时候被她当女孩养)。我喜欢做图文书,最适合图文书的题材主要是艺术、设计、时尚、摄影、电影、音乐、生活等,所以大部分图文书是以女性为主要读者的。我已经说不清自己做了多少女性化的选题。

  从业十多年,我策划主编了视觉系、图文馆和清单控三个图文书系,加起来已经出版了一百多个品种。图文书与主流的文字书的不同之处,当然主要是有图,注重图文搭配,强调视觉效果。

  不过,我对图文书还有一些更具体的要求。首先,图与文的搭配是作者创作的一部分,图与文都是创作元素。根据这一点,我不会选择那些为文插图的书,也就是插图本。

  其次,图文一体,不能分离,图与文单独看都不能自圆其说,也不能独立成书。然后,图文的比例相当,不能过于悬殊。通常图或文一方占到全书的三分之二以上篇幅时,我就会觉得那不像一本图文书,或者是画册,或者是插图本。这些年,因为这三点被我狠心毙掉的选题很多。

  当重量超过五斤的英文版《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心中关于图文比例的要求就有点动摇了,开始怀疑其合理性。这本书收录了1500例经典纹样,图片占到全书篇幅的近90%,文字部分主要是图片说明,虽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只能算作图片的附属。

  好在书中还有78个专题,介绍著名设计师、艺术风格和特色艺术,从创作者、流派和作品等不同维度丰富了读者对装饰艺术的认知,也让本书没有成为我所谓的纯画册。

  我研究了一下市场上关于装饰艺术、纹样之类的书,以便确定出版中文版《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的必要性,以及它的市场定位和竞争力。

  我非常庆幸地发现,市场上的纹样书,无论是中国人写的,还是外国人编的,几乎都是关于中国传统纹样的,缺少对世界其他地区的纹样介绍。

  偶尔有几本关于国外装饰艺术的书,要么是像威廉·莫里斯、阿方斯·慕夏这两位大师的个人作品集,要么就是欧文·琼斯那本写于19世纪中叶的《装饰的法则》,严重缺乏对世界装饰艺术的鸟瞰性作品,也严重缺乏对现当代装饰艺术作品的关注。

  这就让我觉得,《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是一部非常难得的具有全球视野的纹样大全,同时它不仅关注传统纹样,还让活跃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现当代装饰艺术作品占据全书的主体。

  另外,同类书的市场定位主要是设计师,这不仅体现在内容设计上,也体现在书名上。《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的内容与版面设计上则更多考虑到普通读者的需求和审美习惯,并没有过多关注纹样的原型和流变,而是着重展示那些最受欢迎的作品,只在文字中做一些说明,这样就保证了全书的视觉效果,让普通读者随意翻阅就能得到美的享受。

  为了让更多普通读者有机会了解这本书,我也决定不在书名中体现“纹样”这样的专业术语,而是使用“花纹与图案”这样每个人都明白的词语。

  在选题论证阶段,我仔细看了欧文·琼斯的《装饰的法则》,感觉张心童的译文质量非常好,就通过豆瓣联系上她。她曾在旧金山驻华办公室工作,后来移居美国,专职翻译过很多好书,还发表过不少诗作。我又找了一些她的作品来阅读,一方面是确定她的文字能力很好,另一方面也要确定她的喜好,然后才能放心地把《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交给她翻译。

  除了提供PDF给她,我也在美国亚马逊上下单,买了一本英文版直接寄到她家。她收到书后,果然特别满意,告诉我“好精美”。就这样,《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在征服了中年男编辑后,又成功俘获了美女译者。

  作为编了上百种图文书的编辑,我过目的图片少说也有数万张了,尤其是艺术史上的经典图像(清单控系列有一本《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画》),基本上能做到眼熟。面对《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里令人眼花缭乱、绚丽夺目的图,我还是暗自感叹,太精彩了,原来还有一个艺术史里几乎看不到的美丽图像世界(当时我觉书中至少90%的图是我从没见过的)。

  但是,不久我就感觉自己被打脸了。在编辑过程中,我日夜浸淫于纹样的分类,对书中的植物图案、动物图案、几何图案、图画、抽象图案五大板块逐渐有了更深的了解。

  再出门时,突然发现,满世界都是装饰图案。邻居的包上不是迈娅·伊索拉的“罂粟”吗?路边小店的窗帘布好像是托德·布歇尔的“王子”;那条美丽的裙子上的图案原来是凯丝·基德斯顿的“银莲花花束”……

  啊,那些日常生活中被我视而不见的美就这么突然蹦出来了,是《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打开了我欣赏日常生活的眼。

  《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有两个英文版,英国版的封面图是安娜·海曼的《棕榈叶》,美国版的封面图则是威廉·莫里斯的《草莓小偷》。

  两张图我都很喜欢,基于前面提到的相同原因,我认为英国版封面更能体现“纹样”这个词,似乎是一本专业的关于印花的书,而美国版使用威廉·莫里斯的《草莓小偷》更符合普通读者的审美。

  “草莓小偷”是威廉·莫里斯最著名的设计作品。莫里斯在乡下小屋居住时,看到画眉鸟们偷偷采摘院子里的草莓,因此产生创作灵感。

  “草莓小偷”的应用几乎贯穿了全世界各个领域的生活场景——壁纸、床纺、地毯、家具、服饰、首饰、玻璃器皿、茶杯、餐盘、各种背包手袋或钱包、礼盒包装、饼干盒、钥匙扣、手机壳、甚至游戏——2014年V&A 博物馆(英国第二大博物馆 )筛选了1500~1900年间的设计作品,最终选定并推出“草莓小偷”同名款iOS游戏,这款基因自带艺术底蕴的手游不负众望登上了App Store排行榜。

  ▲2016年3月24日,谷歌BANNER纪念威廉·莫里斯182诞辰·《草莓小偷》

  书中不仅有威廉·莫里斯等19世纪的设计师,也有胆小野兽、艾雷岸本、雪莉·克雷文等当代设计师。

  书中584页的《流光溢彩》就是“胆小野兽”的作品,呈现了油画般细腻入微的印刷效果,颜色鲜艳到似乎要流淌出页面。

  有人类的地方,就有对美的追求,装饰艺术几乎存在人类的每个角落。书中不仅收录了影响广泛的东西方装饰艺术作品,也收录了很多来自少为人知的地区的特色艺术,例如来自中亚的苏扎尼刺绣、来自太平洋岛屿的树皮制塔帕布、来自非洲加纳的肯特布等。

  这本660页《世界花纹与图案大典》兼顾了传统与现代、特色与流行,用最具视觉化效果的设计把装饰艺术呈现在读者面前,并通过对工艺美术运动、新古典主义及伊斯兰、中国风、巴洛克和洛可可等艺术风格的介绍,为读者梳理出人类装饰艺术发展的脉络。

  正如我在内容简介中总结的:“本书版式精美,色彩艳丽,堪称视觉盛宴,既是设计师的重要参考书,也是所有爱美之人欣赏装饰艺术的必备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