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6合宝典资料 >

特斯拉国产Model Y即将上市蔚来将遭遇最强威胁?

发布日期:2020-09-13 11:01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月初,蔚来汽车发布8月交付数据,当月共交付3965辆,其中ES6为2840辆,ES8为1125,同比增长104.1%。

  2020年1-8月,蔚来汽车累计交付21667辆汽车,同比增长109.9%。

  特斯拉近日也更新了销量情况。据乘联会数据,8月特斯拉Model 3销量为1.18万辆,较上月同比增长了7.2%。

  虽然销量方面差距有些悬殊,但在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看来,蔚来超越特斯拉并没那么难。“蔚来用三年的时间就做到了特斯拉从成立到量产,再到交付Model S总共花了九年完成的事情。”李斌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就目前国内市场来看,蔚来已经发布及量产的车型有ES6和ES8两款车型,而特斯拉只有国产Model 3一款车型。两个企业之间的正面竞争并不强,毕竟蔚来主打的这两款车定位为SUV,而Model 3是专注于轿跑市场。

  然而,随着国产Model Y的即将发布和量产,蔚来将遇到来自特斯拉的最强威胁。

  9月2日,特斯拉上海工厂公布了新车型先期启动项目的环评报告,而根据最新消息,上海工厂二期工程已进入收尾工作,这也意味着国产Model Y的量产化将进入正轨。

  对此,业内议论纷纷,有人评论“国产Model Y的上市,对蔚来来说就是巨大的威胁”。毕竟,Model Y的定位是中型SUV,而且预售价也与同为中型SUV的蔚来ES6和将在本月底上市的EC6售价重合。

  可以想象到的是,当国产Model Y正式量产后,蔚来的ES6和EC6将会与前者展开正面肉搏。

  除此之外,随着小鹏和理想相继赴美上市,也与率先登陆美股的蔚来站在了同一起跑线轿跑,迎战蔚来未来要发布的新车型轿跑ET7;威马、哪吒也接连传出登陆科创板的消息,国产新能源车企的竞争愈演愈烈。

  一个半月前,特斯拉官方在二季度财报会上宣布,将在上海工厂新增一条国产Model Y的生产线,根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目前这条生产线工厂工程已进入收尾工作。

  与之同步进行的,特斯拉官网也在近日公开了Model Y的预售选配配置和价格,分别为48.8万的长续航版和53.5万的高性能版,并且注明该车型将在2021年量产交付。

  这两方面的消息都印证了同一个事实——国产Model Y离上市最快就只剩3个多月的时间。

  放眼国内的新能源车企,蔚来、小鹏和理想,可以算作能与特斯拉拼上几回合的对手,但对于理想ONE和小鹏G3来说,虽同属为中型SUV,但由于理想ONE采用插电混动的动力模式,而特斯拉Model Y是纯电动;同时,小鹏G3的售价又低于Model Y的预售价,因此这两款车型与Model Y一定程度上可以进行差异化竞争。

  而对于蔚来来说,就将受到较大的威胁,毕竟李斌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中提起,EC6的对手是特斯拉的Model Y。

  首先是电池续航方面,根据汽车之家数据显示,蔚来上市已久的ES6工况续航里程为490km,而在本月底即将上市的EC6续航达到了615km,相比之下,特斯拉的Model Y续航里程为505km,已远超于ES6。

  在电池能量密度方面,蔚来给新车型EC6配套了70kWh和100kWh的电池包,车主在购车时可以进行选配。

  反观特斯拉,无论是长续航版还是性能版,Model Y仅配套了75kWh的电池包,而电池能量密度极大决定着续航里程,因此蔚来EC6在电池里程方面优于特斯拉Model Y。

  蔚来在将近6年的时间中,在全国铺设了143座换电站来保证车主的电池充电需求。

  而在这方面,特斯拉在国内铺设的超充站已达到360座,而且采用第三代充电技术,相比之下,特斯拉在充电方面优于蔚来。

  再来看自动驾驶辅助功能方面,自动驾驶主要依靠的是感知摄像头和计算平台的算力。感知摄像头方面Model Y拥有8个,而蔚来只拥有3个,其余4个为环视摄像头;算力方面,特斯拉通过自研FSD计算芯片可以做到72*2Tops(算力单位),而蔚来仅为2.5Tops。

  业内一般认为,实现L2自动驾驶需要的计算力在10Tops左右,L3 需要的计算力为30-60Tops,L4 需要的计算力大于100Tops,L5还需更高。因此这样来看,自动驾驶辅助功能方面,特斯拉Model Y强于蔚来EC6。

  最后来看售价,蔚来的ES6的价格区间为35.8-51.8万,同为姊妹款的EC6为36.8-52.6万,处于国内高端SUV的细分市场。

  而同为定位于中型SUV的Model Y,它预售价基本与蔚来两款车的价格相近。

  也许李斌看到了这一情况,在上个月联合宁德时代推出了车电分离(BaaS)的模式,通过整车和动力电池的分别购买/租赁,来进一步降低购买乘车的价格门槛。

  凑巧的是,近日坊间传闻特斯拉在国产电池供应链完善后,也可以将国产特斯拉的价格再次下调。

  尽管有诸多关于特斯拉的争议,但特斯拉在国内市场的品牌效应毋庸置疑,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感叹,特斯拉仅靠445km的续航,就在销量上赢了大部分车企。

  据乘联会数据,2020年8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中,特斯拉的Model 3以11811辆排名第一,蔚来的ES6以2840辆仅排名为第六,两者销量几乎相差5倍之多。

  今年6月6日,一张照片在汽车圈中刷屏,照片中李斌、何小鹏和李想微笑着坐在一起,这也算是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三家企业创始人为数不多的同框。

  在外界看来,他们虽是同一赛道的竞争对手,但之间也的确保持着很好的朋友关系,其中李斌和何小鹏尤为密切。

  蔚来在去年遭受了许多的波折,包括蔚来CFO谢东萤离职、资金链被曝出有断裂风险、股价甚至跌至1美元退市大关,或许正因为这样,在去年年末李斌成为了众多人朋友圈中“最惨的人”。

  何小鹏对此第一时间在微博上转发了这篇《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并力挺李斌“坚定的走下去,就会看到曙光。”

  李斌对何小鹏同样也有着支持。就在今年4月小鹏汽车P7的发布会直播中,李斌在祝福视频中公然帮小鹏站台,“如果要买SUV,可以选择蔚来和合创,但如果要买轿车,那一定要选P7”。

  既是朋友,也是实实在在的竞争对手,在新能源汽车市场,它们的贴身竞速赛正在进行。

  今年4月,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直播时表示,蔚来正在加班加点,争取今年年底发布新一代旗舰轿跑ET7,而这款车型的雏形就是在去年的上海车展中亮相的纯电动概念车ET Preview。

  几乎同时,小鹏汽车也上市了旗下的新一代轿跑车型P7,这款车型拥有着超越大多数车企车型的706km的续航里程,并且配套了L3级别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小鹏此举被业内看作是将早于ET7率先来抢占国内新能源轿跑市场。

  而随着小鹏汽车8月成功登陆美股后,与蔚来再次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这样的较量也已不限于车型上的竞争。

  就在上月李斌发布了车电分离(BaaS)方案后,小鹏汽车紧随其后,很快也推出了相类似的电池租赁方案,区别在于蔚来的电池是归属于和宁德时代合资的电池资产公司,而小鹏的电池最终归属于车主。

  就在蔚来宣布新一代轿跑ET7一个月后,威马汽车也发布了首款纯电轿车概念版威马Maven,据介绍该车综合续航里程为800km,具备和ET7一样的L4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将预计于2021年实现量产。

  这也意味着,到时蔚来ET7会与小鹏P7和威马Maven在国内轿跑市场中展开正面激战。

  “经过一年调整的蔚来汽车已经逐步回归正轨,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了。”李斌曾在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会上这样对媒体来形容蔚来汽车的现状。

  根据2019年蔚来全年财报显示,去年全年总营收为78.25亿人民币,净亏损为112.96亿元,全年毛利率为-10.9%。而在今年Q2财报发布后,可以明显看到蔚来已逐渐脱离去年的困境。

  财报数据显示,蔚来汽车第二季度总营收为37.189亿人民币,同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46.5%,几乎占去年全年总营收的一半。同时,二季度交付量为10331辆,在疫情的影响下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90%。

  与此同时,毛利率也从去年的负值转正,不仅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焦点,同时也兑现了去年Q4财报会上李斌的承诺。除此之外,截至2020年6月30日蔚来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为112亿元人民币。

  现在看来,相比于2019年的捉襟见肘,近期的成绩让李斌和蔚来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但就在特斯拉、小鹏汽车等车企的正面硬刚下,蔚来的压力也更大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除了特斯拉、小鹏汽车等外部环境的威胁,蔚来内部目前也再次陷入困境之中。

  蔚来作为造车新势力中“钟爱”与传统车企合作的企业,分别于广汽、长安和江淮保持着合作关系。

  这其中与江淮代工合作不同,长安蔚来在创立之初,就承担了从整车研发、到销售与产业链融合,再到三电系统的制造和研发等全领域合作模式;而对于广汽蔚来来说,只集中于研发、销售和服务,并不涉及整车生产制造。

  通过这样的合作,虽然可以合资建厂研发造车和扩展线下销售渠道来进一步扩大蔚来品牌的市场覆盖率,但也存在着风险——传统车企单方面不合作了。

  上个月,广汽蔚来在北京主办了一场主题为“决裂”的演讲,广汽蔚来CEO廖兵表示,广汽蔚来不是蔚来的分支,而是一个拥有自己品牌理念和研发团队的独立品牌。

  就像说好的一样,长安蔚来紧接着在2020年半年报中披露,收购长安蔚来,并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而早在两个月前,李斌就卸任了长安蔚来董事长一职蔚来汽车占长安蔚来的股权也仅为4.62%,彻底失去话语权。

  这就意味着,蔚来目前只拥有江淮蔚来,同时也失去了广汽和长安所支持的产品共研和线下渠道的支持。“虽然长安蔚来和广汽蔚来之前的表现并不好,但这也表明蔚来将会失去两个伙伴,多两个强力的对手。”一位汽车行业从业者对连线Insight表示。

  更为尴尬的是,随着EC6的量产,或许也会与自己的姊妹版ES6产生产品间的内耗,毕竟两款车型售价几乎相近,同时两款车也被看做是出自“同一模子”,因为在外观方面除EC6“溜背”外,基本相似。

  目前来看,自2014年蔚来、小鹏和理想等新能源车企相继崛起,到今年再次一起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整个行业也从选拔赛进入到淘汰赛。

  对于蔚来汽车来说,身处于“内忧外患”的困局中,能否持续向上发展也是一个问题。Model Y上市已在倒计时,留给李斌备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